火车票实名制争议八年开始全面实施_新闻中心_新浪网

时间: 2018-04-27 14:07    来源: 未知   
点击:

  新华网上海12月29日电(“新华视点”记者贾远琨 陆文军 黄安琪)2012年春运前夕,铁道部发出通知,自2012年1月1日起,火车票实名制将在全国范围内开始实施。至此,覆盖全国所有车次的实名制全面“落实”。

  从试行到全面推开,火车票实名制一路坎坷,其效果如何,能多大程度上缓解“买票难”,是否能真正打击“黄牛党”,在春运超大客流中,实名制带来的效率损失如何化解,都有待实践检验。

  期待与争议中,实名制全面问世

  火车票实名制在期盼与争议中已走过了八年,终于在2012年春运正式全面实施。

  早在2003年春运期间,重庆火车站率先试行车票背面填写姓名,由车站派出所盖章,旅客持证登车。但这种“准实名制”仅实行6天便夭折。原因是购票旅客多、登记难,人工核对实名制信息平均每人需花费半分钟,在春运客流量大且密集的情况下降低了通过效率。

  直到2010年1月,广州铁路集团、成都铁路局管内的部分车站试行实名制,实名火车票正式试点。2011年6月1日,全国所有动车组实行实名制,随后开通的电话订票、网络购票,也要求凭身份证等有效证件购票,这就是2012年春运实名制的“雏形”。

  从试行到全面实行,期盼声音持续不断,反对声音也不绝于耳,主要争论点就在于实名制的必要性,关键点在于公平与效率的矛盾如何解决等。

  “实名制的好处毋庸置疑,比如打击黄牛、维护社会治安、提高服务水平等,但同时,实名制也增加了铁路部门的成本投入,给旅客购票、退票、乘车等增加了不便。”北京交通大学运输经济理论与政策研究所副所长李红昌认为。

  在春运期间,针对公众反应最强烈的铁路资源分配的公平性问题和“黄牛党”倒票屡打不绝的问题,“实名制尽管不能够做到绝对公平和根本杜绝,但却是最直接的解决办法。”李红昌说。

  同济大学轨道交通研究专家孙章认为,不论从我国铁路运输的现状出发还是参考国外经验,实名制的实行都是必然趋势。这是提高铁路运输可控性,促进铁路运输信息公开、透明,提高铁路运输信息化管理水平的重要手段。

  “就拿公众最关心的‘买票难’来说,有实名制才有网络售票,有网络售票才实现售票的信息对称和信息公开。”孙章说,“过去旅客排通宵长队,窗口一打开,票卖完了,白费工夫。有了网络售票,旅客可以直接在网上查到车票的销售情况,这已经接近民航了,是一大进步。”

  “查验和旅客通过效率等技术问题,可以通过增加设备和人员,通过POS机验证,不需要再输入证件号码等方式大大缩短时间。”孙章说。

  实名制能否遏制“黄牛党”?

  多年来,春运“一票难求”难题始终未解,除了运力不足,更大的问题是“黄牛党”倒票难禁,为多少人的团聚之路“添堵”,也严重扰乱春运秩序。

  2012年春运出台的实名制新规,被认为是打击“黄牛党”的最有力手段。但能否真正扼住“黄牛党”敛财门路,为真正需要那张车票的人们,铺平归家路?

  而且,从此前的实践来看,一方面,近年来打击“黄牛党”力度不断加大,但“黄牛党”不断通过花样翻新,继续扰乱春运市场,公众不免对新规效果存疑;另一方面,从一些已经实行实名制的动车、高铁来看,由于执行不严,实名制促进公平的效果并不明显。一位中央事业单位的人士就告诉记者,“我参加一个活动,主办单位买了一车厢的动车票,没有任何环节要我们出示身份证,都顺利上了车,根本没感觉实名制的存在。”

  记者了解到,此次火车票实名制全面扩容,促进公平的意愿很强。春运返乡大潮最集中的去向是四川、陕西、甘肃、安徽等省,而这些地区铁路资源相对较少,运力紧张,以票价较低的K字头、T字头和普快列车为主,也是往年“黄牛”倒票的重灾区,代表支招教育培训:禁超纲超前教学 建机构黑名单 教育,实名制覆盖这些车次,对“黄牛”遏制意图很明显。

  上海铁路运输中级法院副院长丁德宏介绍,实行实名制后动车组开行区域的倒票案件明显下降,说明对于“黄牛”倒票的遏制作用还是明显的。

  实名制全面推开,能否真正促进公平,缓解“买票难”,阻止“黄牛党”,业内专家一致认为,制度设计之外,主要看执行。

  “实名制将会有效遏制多年来‘黄牛’猖獗的局面,但真正显示成效,不仅在于前端购票环节,更在于夯实查验环节。”上海铁路公安局顾洪琼说。

  据上海铁路局介绍,自2012年1月1日(乘车日期)起,上海铁路局对其管内的所有旅客列车实行车票实名制,旅客进站、上车须“票、证、人”一致。

  铁路公安部门介绍,以往的实名制购票,对身份证、车票的检查都是抽查,今年将对普通列车实行百分之百检查,这对“黄牛”来说是一种震慑。

  但不少人士也担心,即使实行了实名制,也难以真正遏制“黄牛”,他们可能还会花样翻新,譬如倒卖排队次序。但不得不承认,“黄牛”空间肯定被实名制压缩了。

  上海市律师协会行政法研究委员会副主任王昊东建议,“黄牛”倒卖火车票是出于经济利益,可以加大经济方面的处罚力度,同时经济处罚和拘留可以分开执行,增强打击“黄牛”的威慑力。

  实名制不是“万能药”,运力不足是症结

  火车票实名制是进步,但未必是解决铁路供需矛盾的“万能良药”,要满足“出行便捷”、购票方便的公众期待,依然要靠多方面努力,尤其是正视“运力不足”的客观矛盾。

  专家认为,国外一些施行火车票实名制的例子,就可以成为我国的借鉴。据了解,印度在首都往返省会城市的车次上实行实名制,“印度实行实名制,但也存在倒票、关系票等情况,所以仅凭实名制是难以杜绝倒票行为的。”李红昌认为。

  事实上,印度的倒票现象并不严重,是有相关的制度建设、媒体监督、处罚较重等多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

  “印度实行实名制进站也需抽查,查到有倒票行为后要予以重罚,对倒票行为形成了威慑力。应该说,尽管实名制推行后,黄牛不一定会绝迹,但毕竟实名制是打击黄牛的最有效措施,要让实名制‘实至名归’,必须‘有法必依,执法必严’。”孙章说。

  归根到底,铁路春运各种矛盾的“症结”在于铁路运力不足,短期内缓解铁路春运的矛盾,需完善管理和监督的制度构建。

  据铁路部门预计,2012年春运自1月8日至2月16日的这40天内,铁路将发送旅客2.35亿人次,同比增加1352万人次,日均达到588万人次。尽管近年来,我国铁路运力持续增长,但目前铁路春运期间的日均客座能力仅为382.1万座,需求与能力之间仍有200多万的缺口。

  实名制只是购票登记实名信息的方式,对于春运而言,实名制只是提高了铁路管理水平和信息化程度的手段,我们不能寄希望于实名制解决铁路春运的所有矛盾,尤其是铁路春运运力不足的问题是实名制解决不了的。

  可以预见,实名制实施后,买票难仍将存在。“从根本上说,春运问题的解决只能通过铁路建设增加运力,但短期内可以通过制度构建,包括提高铁路运输的透明度、加强媒体监督和提高对倒票的处罚力度等方式避免供应紧张的问题恶化。”李红昌说。

  同时,铁路运输也有多种营销渠道,比如通过代售点、旅行社等,“实名制也无法根本上改变铁路资源分配的现实问题,比如不同的客户(旅行社、大客户等)有不同的配额,这样的分配现状还有待进一步的市场化。”李红昌说。

  实名制已经推开,这是铁路运输社会化和信息化管理的重要一步,而营造良好的春运秩序,铁路系统还需要在市场化的道路上不断探索,比如,实名制后,如何提高买票效率、简化退票手续、增加便民服务等。建设让人民满意的铁路,还需从人民的利益出发。

分享到: 欢迎发表评论我要评论

微博推荐 | 今日微博热点(编辑:SN014)

相关新闻